南通新闻-资讯-生活第一门户 南通网首页
新闻 南通时政 南通服务 互动 公告活动 爆 料 台 汽车 汽车行情 汽车保养 南通论坛
娱乐 娱情八卦 电影电视 图片 图说南通 酷图热图 房产 热点楼盘 房价曝光 数字报纸
您的当前位置: 新闻>>江海文化>> >> 正文

启东籍音乐家崔维聪忆《长征组歌》 讲述创作演出中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2016-10-04 09:50:41 来源: 南通发布

    在今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和大型声乐套曲《长征组歌——红军不怕远征难》首演五十一周年的前夕,我采访了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前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作曲家、指挥家、首席小提琴崔维聪老人。已经83岁的崔老,是参加《长征组歌》首演的江苏启东籍音乐家。

    ●全团学、演、唱, 联手谱辉煌《长征组歌》是个重大题材,当晨耕团长接到总政排演任务后,立即组建了由唐江任指挥,唐珂、生茂、晨耕、遇秋作曲的强大班子。这几位音乐家在当时军队文艺界和国内音乐界都是很有名气的。

    唐江

    先说指挥唐江。唐江是我国著名指挥家,时任战友文工团副团长,1964年担任过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执行指挥。唐江指挥过的著名合唱歌曲有《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学习雷锋好榜样》、《颂歌献给毛主席》和《八一军旗高高飘扬》等。在合唱艺术上,唐江注重歌曲内涵,调动合唱队员的潜在能力,指挥细腻而充满激情。他为我国合唱艺术的发展作出过重要的贡献。唐江对《长征组歌》提过很多宝贵的建议,这部作品的成功有他很大的功劳。

    唐诃

    提到作曲家,当时军内音乐界有“唐、生、耕、秋”之说。唐诃,时任战友文工团代理团长、团长、乐队指挥,是《长征组歌》的首任指挥。他一生写了上千首歌曲。主要作品有《志愿军之歌》、《在村外小河傍》、《老房东查铺》(合作)、《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毛主席是各族人民心中的红太阳》等。电影《花儿朵朵》主题歌《花儿朵朵向太阳》和电影《红牡丹》主题歌《牡丹之歌》都是出自唐诃之手。他还是著名的书法家和工尺谱研究专家。

    生茂

    生茂,时任战友文工团艺术指导。主要作品有《真是乐死人》、《马儿啊,你慢些走》、《学习雷锋好榜样》、《看见你们格外亲》、《祖国一片新面貌》、《老房东查铺》(合作)等 。生茂一生创作了2000余首歌曲,作品在国内外很有影响,几乎在每一个时期都有他的歌曲名作。

    晨耕

    晨耕时任战友文工团团长、艺术指导。1949年开国大典军乐队副总指挥。他写出《骑兵进行曲》、《歌唱光荣的八大员》、《两个小伙一般高》、《我和班长》等曲子。还为电影《桂林山水》、《槐树庄》和《万水千山》等谱过插曲。

    遇秋

    遇秋当时是战友文工团团作曲家和手风琴演奏家,时任乐队队长。作品有大合唱《八一军旗高高飘扬》、《静静的山谷》,小合唱《生活在祖国的怀抱里》、女声二重唱《各族人民心向党》、独唱曲《春光颂》和手风琴独奏曲《促织幻想曲》等。在《长征组歌》的集体创作中承担全部乐队总谱的写作。

    1964年12月起,四位作曲家为了谱好《长征组歌》的每一首歌曲,他们重走长征路,研究民俗风情,采集地方民歌和戏曲,取其精髓融入《长征组歌》中。他们在组诗中选出10首歌词谱成组歌,把10个不同的战斗生活画面环环相扣地结合在一起,以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表现形式谱曲。为了体现地方特色,增加了不少民乐旋律和戏曲元素。他们仅用两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第一稿。1965年4月下旬,作曲家们带着初稿来到杭州,向肖华同志逐段试唱谱曲的效果,请他提意见。肖华同志邀请大家在杭州住了10天,他向作曲家们一曲一曲的讲述修改,最终完成了这部作品的谱曲。

    担任《长征组歌》独唱领唱的都是军内外著名的歌唱家。贾世骏演唱“过雪山草地”时已是国内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曾经唱过《大海航行靠舵手》、《打靶归来》、《我骑着马儿过草地》等歌曲;马国光,以演唱嗓音浑厚、风格诙谐幽默闻名,他唱过《二个小伙而一般高》、《我和班长》、《一壶水》等著名歌曲;马玉涛更是大家熟悉的女高音歌唱家,她唱的《马儿啊,你慢些走》、《众手浇开幸福花》、《见了你们格外亲》和《老房东查铺》等歌曲曾经风靡全国;还有王克正、杨亦然、耿莲凤、马子跃等都是著名歌唱家。

    1975年崔维聪参加《长征组歌》演出剧照。

    我是拉小提琴的,还想谈一下《长征组歌》乐队的组成。六十年代我团受我国音乐界重民乐轻西乐的影响,乐队编制民乐多,西乐少,我团西乐人才严重不足。由于《长征组歌》主体旋律是西乐,在音乐结构上是“洋为中用,中西结合”,作为反映军事题材、体现长征恢弘气势的音乐作品,没有西洋乐器是不可能的。缺少西乐人才怎么办?先是去借调,向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等高校借调、吸收了一些音乐人才。因为要加强西乐队的力量,1964年,我从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乐队被召回来参加《长征组歌》的排练。我能熟练地演奏大扬琴,是团里少数几个中西乐器都能演奏的双面乐手。

    整个排演过程也是同志们学习长征精神的过程。在排演场,团里挂起了“学习长征精神,演好长征组歌”的横幅。排演之初,肖华同志给我们讲述长征从江西出发到陕甘宁大会师的几段历史,讲述红军长征的艰辛。肖华同志告诉我们,能坚持到长征胜利的红军将士仅9000多人。就是这9000多颗红色种子,在陕甘宁生根发芽,后来改组成八路军、解放军,13年后打败日本侵略者,消灭国民党反动派,夺取全国胜利。肖华说:”长征牺牲了多少战士啊!有的还是不到10岁的娃娃,那些人就为了我们的今天,都永远埋在长征路上了。不写这些人,我们对不起这些人,写不好这些人,我们应该内疚。“

    《长征组歌》演出剧照

    我参加过抗美援朝,参加过五次战役,深切体验过战争的残酷、惨烈。当年在鲜朝战场的坑道里,我遇到一个志愿军小战士,他是四川人,名字我忘了。他看过我的演出,每次演出下来他总要摸摸我的我的小提琴,说,”崔哥,这叫什么琴,多好听呀,等仗打好了回国后你能教教我吗?“我说,”能呀,我拉首四川民歌你听听。“他拍手称好。我拉了一首《黄杨扁担》,叫一个文工团员唱起来。小四川听了那个高兴劲儿真不用说。就在大家兴奋时,防空警报响起,我们知道又是美国鬼子的飞机来轰炸了。连长高喊:”小四川,过来警戒!他应了一声,“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一颗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1954年我从朝鲜回国,一路上回忆着在朝鲜的日日夜夜,忘不了那个爱音乐的小四川。12年后我参加《长征组歌》演出,那些战士英魂谱出的民族精神,依旧回荡在旋律里。

    ●千场演出,亿万观众,成就经典最后我要说的是《长征组歌》深远的影响。

    1975年中国音乐界有两个重大事件,一是经毛主席批准的“纪念聂耳逝世四十周年和洗星海逝世三十周年音乐会”成功举办,二是经邓小平同志指示复演《长征组歌》。作曲家遇秋曾深情回忆1975年《长征组歌》复演时的情景:那个时候演出又不一样了。那些老同志从音乐声起,眼泪就哗哗地流。还包括他们的子女们,在北京展览馆剧场看完演出后,几个人邀成一伙,也不坐公共汽车,从北展到地安门,挽着臂膀,高唱《长征组歌》走回城里。那时候他们的心里,在替他们的父辈骄傲,光荣啊!

    《长征组歌》演出剧照

    《长征组歌》1965年首演,1975年复演,至今已有五十一年,演出场次超过一千场。1975年以后,凡遇到纪念红军长征胜利的日子,总要举办这样的音乐会。在首都、在长征的起始地和胜利地、在长征经过的沿途、在有过红军足迹的地方,举办专题音乐会,都少不了《长征组歌》。许多专业艺术家参加演出不计报酬。2005年北京军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文艺晚会上,原战友文工团指挥家唐江以78岁的高龄指挥老战友合唱艺术团高唱《长征组歌》;2008年,唐江不顾身体病痛,执意参加“中老年唱响奥运”节目演出,指挥代表军区的200人方阵高唱《长征组歌》,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

    《长征组歌》演出剧照

    长征创造了辉煌的历史,铸就了几代英雄。《长征组歌》这部以诗歌、音符、舞蹈等多种形式再现长征场景、歌颂长征精神的音乐巨作被评为”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作品“。漫长的时间里,演出班子在更换,听众范围在扩大,但传承长征的精神没有变。

    每年我都要去天安门广场,今年七一前夕我又去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我默默悼念那些为共和国献身的英雄。肖将军那些牺牲在长征路上的战友、朝鲜战场上的“小四川”都已不在,唱响过《长征组歌》的艺术家也一个个离去。我亲爱的战友,无论是在枪林弹雨中或是在文艺战线上,你们都是在战斗,在献身,共和国不会忘记你们。

    站在纪念碑前我久久没有离去。此时夕阳西下的长安街,华灯初上,车水马龙。西边晚霞满天,预示明天的美好。《长征组歌》那不朽的旋律永远激励我们往前!向上!(2015年10月1日修改,全文完)

    后记:

    关于《长征组歌》的故事太多了。最后,我要为曾在北京演出过的少年版《长征组歌》补上一笔。2012年,由6—12岁少年儿童组成400人合唱团、200人的交响乐团和100多人的舞蹈团演出的少年版的《长征组歌》,规模宏大,场面震撼。《长征组歌》的首唱马子跃、歌曲原唱耿莲凤、王克正都参与了少年版的创作并指导演出。《长征组歌》,后继有人。

    少年版《长征组歌》音乐会2012年8月在人民大会堂上演。

    军旅音乐家崔维聪

    崔维聪,1934年生于江苏启东惠丰。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作曲、战友文工团京剧团乐队队长兼管弦乐队指挥、首席小提琴和大扬琴演奏员。崔维聪1950年考入解放军63军文工团,同年随部队入朝参加抗美援朝。参加过“开城保卫战”、“铁原阻击战”等五次战役,荣立过三等战功一次。1954年回国后调至解放军华北军区文工团(后改为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197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崔维聪热爱音乐,在朝鲜战场的防空洞里,师从朝鲜平壤艺术大学弦乐系教授、小提琴演奏家刘光德,学习小提琴;1955年投师于俄罗斯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托道赫教授;1958年跟随波兰女小提琴家索尼亚学习小提琴;1958年在罗马尼亚“云雀”歌舞团学习小提琴和大扬琴。1962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班,师从张肖虎教授进修作曲;1963年转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隋克强教授。

    崔维聪学习刻苦,琴艺精湛,除熟练演奏小提琴外,还精通大扬琴演奏,曾参加过大扬琴十二平均律的改革,是战友文工团里为数不多的中西乐器“双料”演奏家。1966年作为中国北京歌舞团成员,随周总理出访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后又到前苏联和日本演出。1964年参加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演出。1965年参加《长征组歌》演出,是战友文工团里参加《长征组歌》演出时间最长的人员之一。

    2006年崔维聪指挥海淀区千人大合唱。

    崔维聪创作过各类声乐曲、器乐曲、歌词、乐评和回忆文章等250多首(篇),其中自传体纪实文学《中南海伴舞十一年》发表在《炎黄春秋》上,回忆周总理的两篇文章《我所见到的周总理》和《周恩来总理与<长征组歌>》分别发表在《军休之友》和《解放军文艺》上。退休后参加过《洗星海全集》的编辑工作。崔维聪还积极参加北京当地社区群众文化工作,指挥过海淀区千人大合唱。2003年接受北京电视台文艺台专访,2009年接受北京电视台科教台专访,2010年被北京市海淀区授予“老友所为”先进个人称号。崔维聪退休后数次回到启东,对家乡的城市建设赞叹不已。他关心家乡的民乐发展和青少年民乐培训。启东的笛子演奏家赵觉辉和小提琴、二胡演奏家顾允星都曾接受过他的指导。u003C!--长征组歌--u003E

一键分享至

相关新闻

酷图热图

2018CBDF中 ...
我国成功发射陆地勘 ...
中国成功发射陆地勘 ...
航拍淮安白马湖畔金 ...

南通日报社 2009-2016 版权所有

苏ICP备08106468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电话:0513-85118941 邮箱:ntrb@163.com

联系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西寺路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