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6版:夜明珠

——避实击虚“耍龙灯”

江海英豪何昆军长

□彭伟

何昆心中亮堂得很,清楚刘操瓢是个探子,但还是放了他。两个赤卫队员看见刘操瓢大摇大摆地走了,直翻白眼:“军长,那个家伙明明是个探子,怎么把他放走了?”何昆对他们笑笑,又通知两头猪不杀了,寄到群众家里代养。这是唱的哪出戏?两个赤卫队员面面相觑,一时想不通。

何昆叫来参谋长薛衡竟,研究决定今晚转移,并派人通知红十四军一支队和活动在南通、如皋边境的镇涛红军游击中队配合行动。

老户庄的恶霸地主张符秋,盘剥佃户吃人不吐骨头,人称张老虎。他的庄园三面环水,高墙深沟,又筑有炮楼,固若金汤。从地图上看,这个顽固的堡垒就像蛇头一样伸入红军中心区,又像一只拦路虎,横亘在中心区与镇涛根据地之间。

张老虎知道自己被红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肯定会除掉自己,惶惶不可终日,于是收买了猪贩子刘操瓢,让他潜入夏堡打探军情。张老虎听了刘操瓢的报告,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年头,老百姓过年才有肉吃,当兵的也很苦,打恶仗才会开荤。军长何昆下令吃猪肉,又向刘操瓢打听老户庄的实力,这不是明摆着今晚要打老户庄嘛!

刘操瓢讨好道:“张老爷,我告诉那个军长,老户庄人不多,武器落后,让他掉以轻心,我们就有机会了。”张老虎掏出3块大洋打发了刘操瓢。张老虎命令手下扒出腌在缸里的腊肉,抬出几大坛土烧小麦酒,让他手下的团丁腊肉管饱,小酒尝尝,严阵以待。

下半夜,团丁来报,庄外人影绰绰,恐怕是红军在布兵围攻。张老虎庆幸早有准备,连忙登上炮楼察看。天上没有月亮,微弱的星光下,依稀看见无数的人影似乎在挖壕沟。听说红十四军在贲家巷成立时,人山人海,一人一口唾沫能把老户庄淹掉。张老虎越想越怕,便摇电话给县保安大队,请求火速增援。

接电话的副大队长何克谦可不是省油的灯,他知道红军今非昔比,于是说:“那何昆是黄埔四期的,不是土包子。他精通兵法,说不定早已设下埋伏。这黑天瞎地的我赶过来,我的弟兄们中了埋伏,你赔得起吗?你还是挺一阵,明早我们赶过来。”

张老虎无奈地放下电话,传令部下节约子弹,红军不攻不准开枪。

忽然,四周挖壕沟的人影不见了,东边刘家渡方向响起了枪声。张老虎恍然大悟,柿子专拣软的捏,何昆的目标是攻打刘家渡警察所!他“装腔作势”包围老户庄,原来是为了解除后顾之忧。张老虎心疼何克谦带人来援,一人一天的两块大洋,便再次给何克谦摇电话,说刚才是红军虚晃一枪,明天就不劳大驾了。

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江海平原笼罩在茫茫烟雾中。红军端掉了刘家渡据点,虚张声势渡过龙游河。东去不远,转身又向西北。只是在刘家渡的战斗中,徐小江不幸中弹牺牲了。何昆失声痛哭,写下一副对子:“大军阡陌悄默行,小江渡口壮烈死。”

第二天早上,李长江得到情报处长的汇报,昨夜何昆攻打刘家渡警察所是为了控制渡口,大队人马已经渡过龙游河,去向不明。又据白蒲据点报告,凌晨时分,红军大队人马穿过白蒲,进入南通境内。李长江捻着手镯佛珠,自言自语:“都说狡兔三窟,这何昆可是一只狡猾的兔子啊!他不停搬家,我们怎么去包围他啊?”

原来,何昆对老户庄摆出围攻态势,是为了迫使张老虎向李长江报信。尔后在刘家渡渡过龙游河,造成大军与通海地区游击队汇合的假象,诱导李长江把兵派往通海地区。如此一来,如泰地区就变得空虚起来,何昆则可乘虚而入。一旦战斗打响,李长江必然回援,使得敌人疲于奔命。参谋长薛衡竟说:“江西苏区把同敌人的这种周旋,叫作‘耍龙灯’,又叫‘牵牛鼻子’。”

李长江把手里捻着的佛珠往桌上一拍,对参谋长说:“你别瞎猜了,何昆这是害怕被我分割包围,各个击破,就跑到通海去抱团取暖了。参谋长继续派人打听,一旦知道何昆部队的具体下落,立即重拟作战计划……”

2020-12-24 ——避实击虚“耍龙灯” 2 2 江海晚报 content_45344.html 1 3 江海英豪何昆军长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