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4版:记忆

南通最早的产业 ——盐业

□程太和

在数千年“沧海桑田”的成陆过程中,长江三角洲北翼江海交汇之处,生成了广阔的滩涂和茂盛的草荡,为“煮海水为盐”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盐业成为南通地区最早的产业。据地方志记载:“通之资于盐利也久矣”。《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有海盐之烧”。西汉初年,吴王刘濞招募天下“亡命人”在市境海安及如皋的蟠溪地区(时属广陵郡)煮海水为盐。南北朝至唐初,市境南部的胡逗洲、南布洲和东布洲等沙洲上亦有“流人”以煮盐为业。

唐开元年间(731~741),为检校盐产、征收盐税,朝廷在胡逗洲一带设置税务机构,是为市境南部地区设官之始。中唐以后,盐铁使第五琦、刘晏先后致力于发展淮南盐业,所立盐号为“吴盐”。晚唐太和五年(831),析海陵县东境5乡置如皋场,为市境内最早单独设置的盐政管理机构。五代至北宋初,市境盐区广设盐场,分置官吏。宋初于通州创设利丰监,管理市境南部各场盐务。《太平寰宇记》记载:“利丰监,古之煎盐之所也,国朝(指宋朝)升为监,在通州城南三里,管八场。四至:东至大海一百八十里,西至泰州界陈堕港四十五里,南至大江口一十里,北至通州三里。八场:西亭、利丰、永兴、丰利、石港、利和、金沙、余庆”。北宋时,朝廷因受外患困扰,决定以盐利接济边防军饷,更注重发展通州、如皋等地的盐业生产,盐业产量大增。通州、如皋产盐主要销往江、浙、荆、湖、淮等路的州、县。南宋时,对盐课尤所注重,是时市境有催煎场10处、买纳场4处,极一时之盛。

元代,市境盐业生产继续发展,有煎盐场12处,盐区总面积达300余万亩。明代,仿“折中法”而行“开中法”,以盐课供应沿边军需。明初于两淮运盐使司(驻扬州)之下创设通、泰、淮3分司,以通州分司(正德十五年〈1520〉以后长驻石港场)领“上十场”(上十场为:吕四、余东、余中、余西、金沙、西亭、石港、马塘、掘港、丰利。栟茶、角斜2场归属泰州分司)。至明代中叶,通州分司所领“上十场”的年产量达到12万吨左右,为市境古代盐产量的最高纪录。明廷为监察盐课,考核盐吏,每年派巡盐御史按临两淮,初以通州石港为驻节地,前后凡有百余年,明代中叶始移扬州府城。明嘉靖年间,通州、如皋屡遭倭患,市境各盐场成为海防要地。余西场盐民曹顶英勇抗倭、壮烈牺牲,成为通州人民世代景仰的民族英雄。邱陞、刘景韶在如皋北乡西场抗倭,歼倭寇1500余人,取得西场大捷。明末清初,盐业生产因战乱而遭破坏,直至清代中叶才得以恢复。其后因海势东移,产量渐减。清同治年间,吕四、余东、余西等场所产盐以色白味咸备受推崇,列为淮盐之冠。

清末民初,张謇创立同仁泰盐业公司,采用雇佣劳动方式组织盐业生产,并聘请日本工师改进制盐工艺。公司所产精制盐获意大利万国博览会优等奖牌,为中国盐荣获国际大奖之始。其后,又引进松江的板晒制盐法,为小籽盐生产注入活力。民国元年(1912),张謇任两淮盐政,归并旧有盐场,并在各场掀起“废灶兴垦”运动,创设通属总场总辖各场盐务。同年,裁金沙、石港两场;余西场归并余东场,改名余中场;丰利场归并掘港场,改名丰掘场;栟茶场归并角斜场,改名栟角场;吕四场未变。裁并后市境内仅有4个盐场,即:余中场、丰掘场、栟角场、吕四场。民国20年(1931),栟角场归并丰掘场,仍名丰掘场;吕四场归并余中场,仍名余中场。至此,市境内仅存两个盐场:丰掘场、余中场。民国29年(1940),新四军东进,盐区成为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盐务干部在中共淮南盐务管理局和地方党组织的领导下,坚持就地斗争,组织发展盐业生产,征收盐税支持革命斗争事业。

2021-09-15 2 2 江海晚报 content_74373.html 1 3 南通最早的产业 ——盐业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