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3版:阅读

乾坤一指书风流

□樊 浩

漫长的学术人生让我悟出一个关于“专家”与“大家”的道理:“专家”就是用大家都不懂的话语讲出大家都不懂的道理;“大家”就是用大家都懂的话语讲出大家都不懂的道理。徐利明这部著作已经再版多次,并且尊为全国规划教材,品质已有定论,无论我如何妄言妄说,于毁誉已无任何影响,但它却可能是一块“试‘境’石”:以我一介书盲,如果没读懂这本书,说明其人其作的境界是“专家”,如果一不小心读懂一二,其境界便是“大家”。

乾坤一指

本书题为《中国书法风格史》,研究对象是“书法”,主题是“风格史”,核心概念当然是“风格”。

“风格就是人本身”是全书最重要的一句话,它给书法风格一个形上理念,也给中国书法风格史一个活的灵魂和形上体系。一部书法风格史,就是书法的风流史;“乾坤一指书风流”,是中国书法的哲学精髓,也是中国书法风格史的文化境界。

“乾坤一指”,是书法之为国粹在世界文明体系中难以超越的境界。关于书法,学界最喜欢说的话是所谓“书画同源”;最喜欢引用的名言是一个外国学者的“他者发现”:中国的一切艺术都是书法的展开。其实,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因为它将书法只当作艺术或艺术之源,其实中国书法本质上是一种哲学,甚至说它是一种特殊体裁的哲学也不为过。书法在何种意义上“就是人本身”?利明教授在导论中沿袭了他一以贯之的观点:“书法是以汉字为素材,以线条及其构成运动为形式,来表现性灵境界和体现审美理想的抽象艺术。”在这个理解中,前半段揭示书法的艺术特性,内容是“汉字素材”,形式是“线条及其构成运动”;后半段揭示书法的哲学本质,它是“抽象艺术”而不是“形象艺术”,而“抽象”正是哲学把握世界的显著特征;如何演绎“人本身”?以人的“性灵境界”和“审美理想”呈现“人本身”。

因此,书法虽然表现书法家的真性情、真灵性,但书法的真境界绝不只是他们个性的任性释放,真正的书法艺术不仅表现自我,更能灵通他人、灵通世界,进而呈现与宇宙万物一体的哲学体验与艺术灵动。书法与哲学不同之处在于它以书法家对审美理想的追求,以自己的审美经验演绎性灵境界。精、气、神,天、地、人,在书法中凝聚于书法家之“一指”,于是“乾坤一指”。

风流千古

汉字即乾坤,汉字所书写的是对于宇宙乾坤的哲学意识;而书法家之谓书法家而不是一般“写手”,“书法”之谓艺术区别于纯实用的“写字”,就是将这种乾坤意识于“一指”运笔中演绎得淋漓尽致,亦所谓“乾坤一指”或“一指乾坤”。这是书法家也是“书法风格”应有的“性灵境界”,当然境界的高低有天壤之别,也许正因为如此,很多人终究只能作为“书写者”而不是“书法家”,因为他们一指之间无乾坤,甚至根本无自觉的乾坤意识,只有“线条及其构成运动的形式”。如果一定要说书法是“线条及其构成运动”,那么只能说它是以线条呈现的乾坤宇宙,是线条乾坤和借助线条的构成运动而形成的性灵宇宙。

依据“风格就是人本身”,以“性灵境界”和“审美理想”体现“人本身”的理念,《中国书法风格史》以“字体”与“书体”的辩证建构“一指乾坤”的言说构架和理论体系,构架体系的方法论话语一言蔽之就是作者自硕士论文便已经建构的所谓“一大分界”之说。根据这一独创之说,篆、隶、草、行、真,既是书体,又是字体,二者相互影响,而“书体”后来既指称个体风格如颜体、柳体等,又指称某个时代的总体风格,如魏碑体、写经体等。这些基本概念辩证的表达力和解释力,使其“一大分界”之说建构一个字体与书体、个体风骨与时代风尚相互圆融的理论体系。全书对书法风格史的言说二分为“书体演变”和“个性风格”的上下两卷的宏大结构,而“分界”则是东晋的“二王”,洞察“二王”的书法既标志着书体演变的终结,又标志着个性风格翻新期的开始。

作为“一大分界”点的二王尤其作为“大王”的王羲之便最为经典地演绎了这种风骨与风尚一体的“一指风流”。其行书帖《兰亭序》在书法史乃至文化史上至尊甚至独尊,因被唐太宗陪葬于昭陵,更具神秘色彩,其实这也正是魏晋风度、名士风骨的演绎。《兰亭序》因陪葬而获得至尊和神秘光环,不仅因其登峰造极的书法艺术,更因其遵循了道家以退为进的“退隐”逻辑,一旦退隐,即便望其项背亦不可能,剩下的唯有思念与景仰。魏晋风流,在王羲之的一指乾坤中尽情而任性地流淌,一泻千古,并仍将继续绵延不绝。《中国书法风格史》所指证的魏晋的“雅逸”、唐风的“王法”、宋风的“尚意”、元风的“复古”,都是集个体风骨与时代风尚于一体的作为文化史烂漫画卷的书法风流。

一指书风流

乾坤一指,风流千古。然而书法、书法史、书法风格史的基本问题,从来都是实用与审美的关系问题。正如利明在导论中所言,中国书法具有双重性格:“中国的成熟的汉字,不是形象化地再现自然,而是合乎规律(理)地、高度抽象地反映自然,它显示了中国人对自然美的高度理解和对其形式规律的把握能力。……也正因为如此,中国的书法具备既能满足记录语言、传播信息的实用要求,又能作为艺术品供人们赏玩而从中获得美的享受的双重性格。”汉字是一种以“线条及其构造运动”演绎世界、传播思想的信息方式,“书法”超越“书写”赋予它以艺术的“性灵境界”和“审美理想”,但书法绝不是一种书写的时装表演,而是呈现作者对世界认知表达的“性灵境界”,并由此引导大众的“审美理想”。

艺术家在书写创作中无疑必须体现自己的个性,尤其狂草等风格甚至就是当下性灵的率性表达,但书法家之于一般艺术家的特殊气质,就是他们更为坚守传统,在艺术气质中潜隐某种哲学家气息。在这个意义上,书法家及其作品需要也表现出一种特殊的教养:既表现特异性,又呈现普遍性。我之所以与利明有近40年缘分,相当程度上也是因为他的这种书法家教养的魅力。传统而浪漫,厚重而灵动,正是他的书法家独特教养。全书从概念、体系到理论观点,处处显现出其深厚学养和旺盛的创作能力。

《中国书法风格史》让数千年乾坤一指的风流史尽情地从笔下流过,从作者的一指流淌。读罢全书,分明意象到随着作者笔尖的移动,一道道风光无限、风情万种的乾坤风流或涓涓细流,或静水流深蜿蜒绵长,汇入中国文明的大江大河。利明和这部《中国书法风格史》已臻“大家”之境,因为能让“书盲”读懂的,必定也只能是大家之作。

2020-10-18 1 1 南通日报 content_37850.html 1 3 乾坤一指书风流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