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3版:阅读

——红楼梦人物浅析之二十二

也说周瑞家的

□张 芳

早年读《红楼》,多少受了贾宝玉女性观的影响,“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于是爱追着书里风华正茂少女的故事看,对中年女性的桩桩件件总不大留意。及至步入中年,才慢慢觉得宝玉的观点未免失之偏颇,少女有少女的光彩,徐娘亦有徐娘的风度,岂可一味赞美某一年龄阶段女子?这时再读红楼,便常常留意书里中年女性的行止,如此这般一位与人为善、精明能干的中年女子便引起了我强烈的关注,她就是王夫人的陪房、冷子兴的岳母——周瑞家的。

其实已婚的中年妇女最为人诟病的,是她们中的一部分人过于现实,为着芝麻绿豆大的利益便争吵不休,比如书里芳官的干娘何婆为了一瓶洗发精就大骂芳官,探春的生母赵姨娘仅为一包茉莉粉就跑去怡红院闹得沸反盈天,这实在让人摇头不已。但周瑞家的身上却全无这些坏习气,她虽然身份不高,只是稍有些体面的中年女仆,人品却很端正,不但不斤斤计较,而且本性纯良,爱做些积德行善的事儿。

周瑞家的善良是显而易见的,第七回她同薛宝钗闲聊,后者无意中说起自己的宿疾只有吃一个和尚开的“冷香丸”才有效,她立即热心地问这冷香丸是怎么回事,“姑娘说了,我们也记着,说与人知道,倘遇见这样病,也是行好的事”,听起来透着古道热肠对不对?……还有一回她偶然同香菱打了个照面,头回见面便拉着小姑娘的手夸好模样儿,又感叹她如此出色的人品,身世遭际却这般凄凉。乡宦之女香菱幼时被拐卖,长大后又被卖给呆霸王薛蟠做妾,确实够苦命的,但印象里贾府上下除了贾宝玉、林黛玉二人真正关心过她,大概也只有这位周大娘对菱姑娘说过几句同情的话了,言为心声,周瑞家的给人感觉还是挺仁厚的。

最能说明周瑞家的善良的,应该还是她帮助刘姥姥得到了荣国府二十两银子馈赠的事儿。倘没有这位王夫人的贴身女仆帮着引路,多年不走动的穷亲戚刘妪能顺利得到这笔丰厚的赠与吗?当然没可能了。不信我们来看第六回:刘姥姥携小孙子板儿风尘仆仆来到荣国府,首先找的是旧相识周瑞家的。周氏因问刘妪:“今日还是路过,还是特来的?”刘妪便说:“原是特来瞧瞧嫂子你,二则也请请姑太太的安。若可以领我见一见更好……”——说话听声,锣鼓听音,刘姥姥话里的意思显然是打算找王夫人告穷,想请周瑞家的通报一声。多年不联系的远亲跑来告穷不是什么讨喜的事儿,如若周氏不想掺和,随手就可找两个理由婉拒,比如她只管跟太太奶奶们出门的活儿,人来客至回话,这活儿不归她管;比如现在太太不大管事,是太太内侄女凤姑娘管家。凤姑娘跟你不熟,不见也罢等等……

然而周瑞家的却没有婉拒。当一脸风霜、鹑衣百结的刘姥姥说出引见请求,她略一思索,便应允了。她是这样回复的:“姥姥你放心。大远的诚心诚意来了,岂有个不教你见个真佛去的呢。”后来果然领着刘姥姥见了当家奶奶凤姐,贫穷的刘妪终于拿到了凤姐给的二十两赠银,欢欢喜喜回家过了个肥年。可以这么说,刘妪满载而归,周氏功不可没,此后我每想到这件事,便对这位中年女仆油然而生一种敬意……可能会有红迷站出来反驳我,说不对,周瑞家的并没那么高尚。书里说了,刘妪与周氏有旧,昔日刘妪女婿曾在周瑞争买田地一事中出过力,如今刘妪投奔了周氏来,周不帮忙是说不过去的……我的观点是,即便如此,周瑞家的为刘姥姥做的一切依然可贵。因为就算周氏欠着刘妪人情,那么这次刘妪找上门来,周氏请人家客客气气吃一顿饭,临了再奉送二两银子也算尽了旧交之谊,何必非要跑前跑后地帮刘姥姥引见?帮朋友打秋风这种事其实很烦难——明知事情难办,却仍然不遗余力帮旧友办成了这桩事,周氏无论如何都称得上仗义了。

当然,假如周氏仅是位比较和善的中年女性,应该不会引起我太长久的关注,总难忘周氏,还因为她身上那种精明干练的气质。周瑞家的有才干吗?有的!……我们不妨来看她帮刘姥姥打秋风的几个细节,之一,在找当家奶奶凤姐汇报之前,她先打发小丫头去看凤姐有无空闲——这一安排很重要吗?当然!如果凤姐正忙得不可开交,或者心情特别恶劣,这时去找她多半要碰钉子。周氏懂得选择合适的时机去汇报工作,这正是她的精细之处。

之二,她通过平儿向凤姐这般禀报:太太亲戚刘姥姥今日大远的特来请安。当日太太是常会的,今日不可不见,所以我带了她进来了——这话貌似平常,实则很有分量。因为凤姐并不认得刘妪,见不见这个乡下亲戚原在两可之间,但周氏一句“当日太太是常会的”却让她不得不转变态度。是啊,大领导王夫人常见的客人,次一级领导凤姐岂能不见?后来王熙凤果然笑容可掬、礼数周全地会见了刘姥姥。知道借大人物的力量来打开局面,周瑞家的洞察力亦非同寻常。

之三,凤姐命周氏向王夫人请示怎样安排刘姥姥,周氏请示后是这样汇报的:“太太说,他们家原不是一家子,不过因出一姓,当年又与太老爷在一处做官,偶然连了宗的。这几年也不大走动。当时他们来一遭,却也没空了他们。今儿既来了瞧瞧我们,是她的好意思,也不可简慢了她。便是有什么说的,叫奶奶裁度着就是了。”——这话回得很有水平。王夫人是这样发话的吗?应该大致如此。王夫人同凤姐几乎天天见面,她必须如实禀报。那她有没有在不违背王夫人原意的基础上,添加一点自己的理解,以达到帮刘姥姥的目的呢?我以为有的,那一句“也不可简慢了她”就很像是周氏加进去的——可别小看了这句话,凤姐大概率就因为听到这句加重语气的话,才下决心赠给刘姥姥丰厚的二十两银子(要不然能拿到一半银子就不错了)——既准确传达了大领导的意见,又机智地帮朋友争取到了较大数额的资助,周氏办事之干练确实让人叹服……

少数读者对周瑞家的有些微词,主要是因为给黛玉送宫花事件和将大丫头司棋撵出大观园事件。我倒是觉得在这两件事中周氏基本没错。前一件事,与其说周氏怠慢了林姑娘,还不如说这位盐政千金有点任性,忘了客随主便的古训。

后一件事,虽说周氏奉王夫人之命撵走司棋之时态度峻急了些,但一则这是领导交代的工作,二则司棋此前行为的确有失检点,三则司棋平时就没把周大娘们放在眼里,所以周氏在这桩事中稍嫌严厉也算事出有因吧。

不知您对周瑞家的这个人物观感如何?建议你在中年之后重读周氏。此时读周氏你更容易发现,原来这名中年女子性格中的闪光之处,一点不比大家心目中的好姑娘鸳鸯、麝月等人的少。

2020-10-18 ——红楼梦人物浅析之二十二 1 1 南通日报 content_37855.html 1 3 也说周瑞家的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