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夜明珠

一匹蓝

□孙剑

大雾过后,河滩仿佛被洗濯了一般。

有垂钓的人将车子停在了闸桥,我也跟着靠边停下了车,大有停车坐爱枫林晚的意趣。

不过,此时还是下午两点。阳光在林间扑闪,晶晶亮的。

沿着水泥斜坡路面往南,云杉和女贞间投下的光芒一直在眼前闪烁。

空气里有些清凉,绿油油的野麦草覆盖着农舍后面的田野。“水绕陂田竹绕篱,榆钱落尽槿花稀”。

几株枫叶孤零零地红着,仿佛在原野点了朱砂一般。

穿过女贞树林,往河滩走。水面泊着一艘船,仿佛生成在一张陈年宣纸上。“一叶兰舟,便恁急浆凌波去”,像是特意在那里布置了景致,等你去拍、等你去画。船身灰蒙蒙的,放着一些柴草和破旧的轮胎,一看就是多年没用了。

岸边发黄的茅草匍匐在水边,像国画里随意的勾勒。榆树林从岸边排列到田野,风细微地穿过林子,那里落满了枯叶,泥土里夹杂着苍苔和枯草的气味。林子灰白而寂静,神秘莫测似的。一个老人以为我来购树,说了他的榆树好。知道我不买,他有些失望。

随后他忙着去用镰刀修剪旁边的女贞,树林里不时传来脆生生的枝叶喧哗声。芨芨草、苜蓿、荠菜、野生菜……星星点点敷在岸边。一个老人在林子里割草,不知谁家的一只羊摔在岸边大树上,咩咩咩叫着。

抬头仰望闸桥,云杉的叶还没完全褪去,赭石色洒在了湖泊一样蓝的天空。裸露的枝干苍劲有力,插入大地,挺向蓝天,令人惊叹它的筋骨。

不远处的窑厂早就关闭了,烟囱伸向天空,给冬天的原野带来了生动的气息。

闸桥的另一边,三个男人坐在红色塑料板凳上垂钓。天空和湖面蓝色相映交接。

桥的投影把水面切割了明暗两面,明亮的那部分,没有随风而起的层层鳞浪,却是蓝锦缎似的,只是安静、只是蓝,蓝得深湛、蓝得柔和。

仿佛你半天的行走,都在为等待那份蓝而在铺垫,视野的重心一下子也为那抹蓝而倾斜。

桥东有人在打牌,桥西有七八个中老年男人,有的站在墙根,有的坐在电瓶上,他们在暖阳下聊天,铁皮壳小店里的老人在忙里忙外整理糖烟酒等物品。看他们的神色,新年仿佛已经提前到来似的。

2022-01-15 2 2 江海晚报 content_86044.html 1 3 一匹蓝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