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3版:阅读

《走出唯一真理观》

陈嘉映 上海文艺出版社

有不同的道,从前有不同的道,现在有不同的道,将来还有不同的道。重要的问题不是找到唯一的道,而是这些不同的道之间怎样呼应,怎样交流,怎样斗争。你要是坚持说,哲学要的就是唯一的真理体系,那我不得不说,哲学已经死了。“我个人想要的是,认真思考,认真表述这些思考,召唤爱思考的人来一道思考。”

2020-10-18 1 1 南通日报 content_37852.html 1 3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