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广玉兰

狮子头

□陈 晖

不知从何时起,小美只要从扬州出差回来,带礼物给我已成常态。不过这次,小美却带了一份尚冒着热气的红烧狮子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小美看我疑惑的表情,便摆出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狮子头,扬州名菜,用扬州话说即是大斩肉,原名葵花献肉。北方话又叫“大肉丸子”或“四喜丸子”。这也是乾隆爷南巡到扬州必上的一道佳肴。你若吃了它,就和当年的皇上享受了同等待遇,何乐而不为?小美的话,一下子把我逗乐了。

一直就听在扬州读过大学的父亲说过,扬州的狮子头堪称一绝,尤其是红烧狮子头,圆润滑嫩,鲜美松软。

但是小美,作为我的发小,应该知道,我最不爱吃的就是肉。我曾无数次振振有词地告诉父亲:我喜欢吃鱼虾,不吃肉,绝对不会影响身体发育和智力发展。不过,这款狮子头倒是勾起我童年的回忆。

父亲是烹饪高手,为了让我吃肉也是煞费苦心,曾经潜心研究做狮子头。

忆当年,父亲做的狮子头,或清蒸,衬上大白菜,不只狮子头好吃,大白菜上都满是香味,凡是来客人,这都是我家主打菜。或红烧,每次看父亲麻利地操作,我都不以为然,不过,经过油锅里炸到微黄,再加上各种调料,用火慢炖,弥漫的肉香足以香透整个弄堂。父亲做的狮子头或许不如扬州大厨做的地道,但在我眼里,那是天下至味。

小美指指狮子头,示意我尝一口。闻着真香,我都能感觉肚子在叫唤。我指指时钟,意思这可是晚餐,绝对不宜进食。再说了,这一直走在减肥路上的小美,何故带个狮子头回来馋我呢?

看我迟疑,小美故作神秘,让我猜猜她中午吃了几个狮子头。我吃惊,勉强说:半个差不多,顶多不会超过一个。谁知,小美大笑,伸出三个手指,随即又将一个手指弯曲,两个半。这让我吃惊,那得花多少力气去消耗多余的卡路里。

小美不以为然,扬州多美食,不吃遗憾,何况若不是为了瘦身,她对肉可是情有独钟的。小美示意,她特地用锡箔保温袋来保持狮子头的热度,尝一口,也不枉她心急火燎从扬州赶回来。

我小心夹了一小口,别说,真的很香很酥软,一点都不油腻。在这燕语呢喃,蜂蝶带香的初夏,就这一口足以让人“狮”兴大发,赞不绝口!

我忍不住又夹了一大口,细细品味,真的嫩如豆腐,肥而不腻,唇齿留香。看我吃得津津有味,小美说,这可是她从瘦西湖畔的酒楼带过来的。放进冰箱后再加热吃,可就缺少那么点原汁原味了!来,拌在饭里更好吃。我惊愕,这是要让我增肥吗?

那晚,我梦回扬州,吃遍扬州美食,逛遍扬州古城。我知道,阳光温热,岁月静好。我还未与你相遇,必定不敢老去。

2022-05-14 1 1 南通日报 content_97709.html 1 3 狮子头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