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4版:文化周刊

施蛰存 寻书一瞥(上)

□朱航满

1986年,施蛰存81岁,与耶鲁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孙康宜教授开始通信。双方书信多年后结集成一册《从北山楼到潜学斋》,其中多有论学之事,但也涉及一些颇为有趣的书事。

尽管施蛰存当时已是耄耋高龄,但他依然读写不辍,且对于海外的新知十分关心,搜求典籍佳本的兴趣也颇为浓厚。1990年8月16日给孙康宜的信中写道:“我近来看书,皆消闲娱乐性质。你有看过的杂志或《纽约时报·文学副刊》(?),用平邮寄我一些,很欢迎。”1990年8月25日,孙即回信,谈到帮助施蛰存的孙女找到一册畅销儿童小说《The Small Rain》,“并附上最近几期的Book Reviews是给您个人阅读消遣的”,随后又写道:“再过一些时日,我会用较大的盒子装些旧的Book Reviews,用海运寄给您。”1990年9月30日,施蛰存去信,写他收到了孙寄来的书和书评四本,并感慨:“伦敦《Time》的文学副刊,我在1932~1936年是长期订户。承你送我,又见到五十年前的‘老朋友’,不免有些感喟。《纽约时报》的‘书评周刊’也不坏,我看到×××一篇文章,还有一篇谈鲁迅杂文的,都有意思。以后有这类与大陆有关的文章,请你寄我,以资博闻。”

1993年6月13日,施蛰存写信给孙康宜,托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叶长海从美国带几本书,并强调他择书的标准:“不要严肃的书,不要长篇大块的文章。我要消遣性的书,你看过的无用旧书就可以了,旧杂志也好,有图的更好。”6月14日,又特意写信给叶,嘱咐托其带书的事,并强调:“我要的书不定书名,只要一些消遣性的一般闲书,或报纸杂志,她看过的旧书亦可,不必特地为我去买新书,但千万不要长篇小说或严肃的文学理论书。”此时的施蛰存已经88岁了,他多次在信中感慨“感觉到老了”。

施蛰存晚年的这种“随便翻翻”的阅读要求,还有一例。1991年1月30日,在给孙康宜的信中,施蛰存谈到了Paz,并写道:“我一向以为你是专研中国古典文学的女学究,想不到你会喜欢Paz,真是失敬了。早知你熟悉Paz,我早托你代买他的书了。一本新方向出版的‘散文诗’,我想了已十年,还未得到。这回要向你要了。我现在不会看大本书,有Paz的小品著作,也希望给我找一找。另外,给你一个书单,请随时物色,只要二手书就可以了。”施蛰存和孙康宜交流的作家Paz,应为墨西哥诗人和散文家帕斯,199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本施蛰存“想了已十年”的帕斯著作,有可能是其代表诗作《太阳石》,漓江出版社1992年4月翻译出版了此书,收入该出版社策划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国内最早翻译出版帕斯的著作,应为1991年9月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奥克塔维奥·帕斯诗选》。在帕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国内对于这位作家几乎了解很少,但施蛰存似很熟悉,并了解其在欧美的出版情况。

除了报刊和消遣类文学作品之外,施蛰存还有一个特别的趣味,便是对于英美色情文学作品的搜寻。1991年1月30日,在给孙康宜的信中写道:“Sade,Marquis,120Days in Sodoms,我想看此书,听说七十年代有新印本,这是一本秽书,我本来不便托你找,但现在知道你是一位开放型的女学人,大胆奉托,你不便去找,请改托一个知道此书的绅士代找。Sade的书,我在卅年代有过一本Venus In Furs,1980年得到一本Justine,只有这一本最Notorious的没有见过。”

1991年3月14日的信中,他写道:“你寄来的这册Sade,好得很,120Days之外,还有别的作品,可谓内容丰富,卷首的序文已看过,本文尚未细阅。此书到1935年才公开印,但我在1932年已知有此人此书,大约也是从Freud或Ellis的著作中知道的。我以为至今只能找私印本,却想不到已印成大众化的纸面书。上次我的信中曾提到过一本Venus In Furs,那是Masoch的作品,我记错了。这个Masoch,如见有他的书,我也想再看一下。”

2020-09-24 2 2 江海晚报 content_35960.html 1 3 施蛰存 寻书一瞥(上) /enpproperty-->